刘玲:律师事务所的故事

来源:浏览量:903次 发布时间:2019-12-18 17:39:00    【字体:

(中新法治网)我执业律师二十多年,先后在几个城市的几家律所执业,因工作关系,我也曾去各地多家律所参观学习合作。律师事务所,是客户、当事人造访之地,更是律师工作场所。作为律师的主场,律师都会精心布置律所,或优雅或奢华或简约,打造一份舒适的工作环境。

    律师是社会医生,每一位律师都置身于纠纷矛盾中,时刻面对各色人等。借用剧作家眼光看,律师都生活在故事里,而律师事务所则是缤纷大舞台。

养花养鱼养宠物

    我执业的第一家律所位于某地级市。1994年,我刚开始执业,正好赶上官办律所转为合伙制——就是把“干部”律师推向市场,任其自谋生路。我对铁饭碗没啥感觉,但所里一些中年同事,忧心忡忡,愁云满面。不过,最终还是脱离了司法局,转为合伙制律所。

    转制后第一件事就是搬家,租了临街地段一层楼,一名律师一间办公室,配备当时最时髦的“老板桌老板椅”,桌长三米很土豪,“老板转椅”据说可以转通财运。老板桌上配备最先进的长途直拨电话机,理论上可以直接给美国总统通话。

    硬件配齐了,大家觉得不太像律所,跟隔壁的某环球世贸公司没啥区别。于是我们就去花卉市场搬来一车富贵竹、龟背、发财树、文竹等等,律所呈现一片和谐绿色。可是,大家还是觉得律所辨识度不够。这时陈律师高屋建瓴,提议:鱼缸是一幅流动的画,咱们养鱼。

    于是,律师热火朝天地开始在老板桌上养鱼。鱼缸有大有小有圆有方,鱼儿花花绿绿有的喜热有的喜凉,加热棒加氧泵温度计一应俱全。每天一上班,律师们就串门交流养鱼经验,下班前再把鱼儿打理一番再走。当事人来访,也从养鱼开始谈起,碰上懂鱼儿的,定要畅谈不休。

    半年过去了,转制后律所收入飙升,律师口袋鼓鼓的,心情好极了,爱生活爱工作的热忱更高了。有律师开始养巴西龟,有律师拎来了画眉鸟,还有一位更绝,他养蜥蜴,却吓走了几位当事人。

律所的风水

    律师作为受过法学教育的个人,或多或少保持着一些法律人特质。但是,律师事务所考虑的是经营之道。律所管理者要考虑成本、收益、营销以及如何做大做强,这需要商人思维。商业模式运作的律所和信奉公平正义的律师个体之间,就会发生很多故事。

    我参加某律师培训期间,主办方组织大家到当地一家著名律所参观学习。该律所在一家别致幽静的四合院里办公。律师办公室在东西厢房,正北房用于接待来访者。小院古色古香,很有特色,院子里的树看起来很有年头。

    当地律师说,这院子请风水先生看过,难得的风水宝地。我们走进接待大厅,侧面墙上挂着一副骑猪神像,下边供桌上放着燃香、香烛和果盘,烟火袅袅。大家甚是诧异:此神像既非正义女神,也非自由女神,是哪方神圣?当地律师悄悄说,此神能保佑律师打赢官司。

    大家憋住笑。如果神能显灵,当事人直接求神保佑,还要律师何用?该律所将当事人所托事项擅自转托神仙,岂不与“受人所托,忠人之事”行业之道相悖? 律所独吞律师费却不给神仙,神仙心里苦不苦?

    其实,在信风水和求神拜佛方面,很多律所都有深刻研究。曾有一家律所在CBD租了几百平米写字楼,该所主任对造访同行,每每讲起此地风水,只见他用右手食指指向窗下百米处地面,这是一楼商场的拱形、蓝绿色、玻璃屋顶,他骄傲地说:“看见了吗,这是龟!我们律所在龟背之上,神龟托着满满的财运和福运!”一年后,听说这家律所注销了。

打印机的故事

    我国律师法规定,律师必须在律师事务所执业,接受律师事务所管理。这就要求律师必须找一家律所执业,而不能独自接受社会委托。不过,因为律师自由职业,律师和律所的关联度并不高。律师在不同律所间转换,很平常,尤其在北上广早已司空见惯。

    但是,律师和律所的基本利益并不完全一致。律师希望所在律所提成比例高一些,硬件好一些,后勤服务细致周到一些,律所希望律师创收高一些,提成低一些,后勤成本低一些。律所收入完全来自律师,律所希望马儿跑得快,又希望马儿不吃草或少吃草。律所经营要开源节流,一方面鼓励律师创收,另一方面要控制成本。利益不相一致,就会发生一些小冲突。

    律师属服务行业,拿手艺赚钱。先看看理发行业的成本,传统理发师傅一个剃头担子足矣,现代理发店即使洗剪吹也得配备热水器、吹风机、剪子、镜子等。律师行业的成本是什么?律师提供的是无形智慧,主要是用嘴巴说,所需器官,律师自备随身携带。律师除了说,还要写出来,过去笔墨纸砚即可,现代需要配置打字机复印机扫描机等,这可是要花钱的,于是摩擦矛盾也就来了。

    曾到某地一家颇具规模的律所参观,发现整个律所有近百台打印机,分别放在每张桌子旁边,品牌型号功能各不同。我很奇怪,一年轻律师说所里的律师都是自己买打印机,打印纸、墨盒也是自己买。这家律所实行的是“锅灶自备法”。

    我徒弟曾在某地一律所做助理,那家律所是夫妻店,十几位律师,丈夫是律所主任,妻子是行政主管。所里有一台复印机,每天下班时,行政主管便将复印机锁起来。后来律师提意见,加班时要用复印机,之后行政主管不再锁复印机,却把复印纸锁起来。律师只好自己买纸拿到律所用。这一家实行的是“食材自备法”。

    很多律所在管理上利用现代办公软件,给律师一账号,律师打印材料只需在电脑上刷账号,然后到公共设备上去取。当然了,刷账号后,有的律所让律师个人承担费用,有的律所设置一个基础消耗值,超出部分由律师个人承担。这种做法是“羊毛出在羊身上”,和律师自带纸张实质上相同,只是避免了自带干粮的尴尬。

    律所如何使用打印机?东西南北中,各律所八仙过海各显神通,各有妙招。这着实是个大问题。很多律师业务多压力大,不愿在这些小节琐事上费脑子。

    但是,律师不关心或隐忍不提,并不意味着此事不重要。从打印机管理问题,这又引申出一个行业大课题:如何构建律所和律师之间的和谐关系?

    律所故事每天都发生,每天都不同。既然是故事,大家就一听了之,一笑了之,切勿对号入座哦。

(来源:法律读库)

上一篇: 灵魂有香气,生活是风景

下一篇: 我的律师梦:一个贵州苗族姑娘的成长故事

责任编辑: 薛晓杰
相关阅读
友情链接
新闻媒体